法国劳动法改革遇困:政党怕败选 民众只顾眼前

2017-09-22 01:37:49|来源:国际在线|

  
  法国人又双

  伴随着罢工,在当地时间9月12日(北京时间9月13日),在巴黎街头,以及法国其他大城市的街头,一场声势浩大的游行也在进行之中。根据法国总工会(CGT)公布的数据,在整个法国有60万人涌上街头抗议《劳动法》改革,仅在巴黎就有6万人,而内政部公布的数据是:全法共有22.3万人上街游行,在巴黎上街游行的人数为2.4万人。虽然这次的游行打着反对《劳动法》改革的旗号,但是,从各种媒体上展现的游行情况来看,看不到太多的愤怒,游行的人群颇有些兴高采烈如同秋游一般。每年的九月份,法国都会发生这样的游行,这已经成为了法国的传统之一。

  每年的九月份,法国的街头必定会有游行,随之而来的,也必定会是声势浩大的罢工。笔者就遇到过购买的9月底飞巴黎的机票,因为罢工换了三次才最终成行的状况。虽然罢工或者游行的理由各不相同,但是,对于九月中旬开始的游行和罢工,所有人的看法几乎都是一致的:在经历了七八月的暑假之后,法国人的钱包空了,当银行的账单到了的时候,法国人都会选择上街游行和罢工,让雇主涨工资。而面对这一并不合理的理由,在法国,雇主们通常并没有太好的办法,也只能默默接受。因为根据法国现行的《劳动法》,雇主要解雇一个员工是一件相当复杂的事情,只有在两种情况下,雇主可以解雇一个员工:当员工犯下重大错误且雇主能够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是该员工犯下的,并且令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或者是在公司因为经济原因,无力继续保留这一职位,而这种情况下,雇主解雇雇员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不得再次设立同样的职位,招聘新人替代被解雇的员工,且一旦经济状况得到改善,该职位得以恢复,被解雇的雇员有优先重新被雇佣的权力。

  当雇主无法解雇雇员时,他们能做的,似乎也只有默默接受。这也使得法国的投资环境并不受欢迎。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统计数据,法国在上世纪90年代接收全球范围内的投资金额排名第三,而在2000年,这一排名已经跌至第八,在2010年后,法国更是连前十都排不上。

  今年九月份的游行与以往的游行一样,内政部和工会又给出了不同的游行人数,两者之间依旧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而这一差异则反映了两者不同的心态:作为组织者的工会,在号召大家罢工的同时,也想构建一个“大多数”的形象以塑造他们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意见,从而迫使政府或者雇主妥协。而从内政部的角度来说,过多的示威游行者不仅仅是对社会安全的一大威胁,也会因为从众心理导致上街游行的人数越来越多,同时,这也对政府所做决定的合法性提出了挑战。

  今年9月12日的游行还引发了另一件让人颇感意外又在情理之中的后续事件:9月16日,法国部分警察也在7个大城市走上街头,抗议一直以来的工作环境。游行已经成为法国警察越来越沉重的负担,除了在游行中维持秩序,防范那些趁游行之机抢砸分子之外,随着恐怖袭击事件不断在欧洲发生,这样人数众多的场合必定是警察所防范的重点。法国人上街游行的频率之高,也足以让警察们颇有些无奈地在接受采访时说出了“在享有义务的同时,我们也拥有相应的权利。《劳动法》应该保障我们有一个身心健康能够得到保障的正常的工作环境。”然而,面对每年如此众多的游行,警察的诉求看上去并不可能达到。

  这次游行打出的旗号就是“反对《劳动法》改革”。马克龙将《劳动法》改革作为他入主爱丽舍宫之后的首要任务,其目的是改变法国经济一直以来的不景气状态,改善现在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在这一点上,即使是组织罢工和游行的工会,也表示同意。然而,在面对具体改革措施时,工会却打着保护劳动者利益的旗号,拒绝这样的改革。

  在马克龙的改革方案中,颇有些与前任政府相似之处:通过给予雇主更大的自由权,吸引投资,增加就业岗位,避免出现雇主在无法解决劳资双方矛盾时提出将企业迁往其他国家的情况发生。而这是工会强烈反对的。工会与政府的矛盾其实从某种程度上反应了法国当前社会的现状:法国人都想要改变现在的状况,甚至想要恢复到“辉煌三十年”(Les trente Glorieuses)的时代。然而,相较于长远利益,法国人更看重的是他们眼前的既得利益:改革可以,一旦触碰到他们眼前的既得利益,那是绝对不行的。正是在这样的矛盾中,从2000年起,甚至从1990年代起,法国的改革日趋艰难。一旦政府发布任何改革措施,必定会遭至由工会所组织的一系列罢工和抗议游行活动。

  面对抗议,法国政府也似乎拿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通过一定程度上的让步和妥协达到改革的目的,然而,这样不彻底的改革导致的是改革措施的不利及预期效果无法达到,最终也成为了在野党及工会攻击的目标。政府的软弱态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法国现行选举制度造成的,民众手中的选票将最终决定政府的命运,因此,政府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为了达到改革的目的而迁就反对者。正是这样的不断迁就才养痈成患,没有让民众意识到改革的迫切性。

  而作为一个政党林立的国家,法国的在野党,也为了选票而迎合了民众的心态,即使他们对改革表示赞同,也会指责改革方案中某些部分的不足,以保护民众利益的旗号攻击执政党。而为了凸显自己的存在感,不论是工会还是在野党,都会提出不同的所谓“改进方案”,面对这些所谓的“改进方案”政府除非放弃改革,否则不可能全部满足。这也成为不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无法破除的改革困局。

  若政府以强硬姿态坚持推进改革,则会导致需求未被满足的某些工会或政党号召的罢工和游行。而在大多由工会组织和号召的罢工游行之时,除了打砸之类的暴力事件之外,焚烧汽车和焚烧轮胎以阻碍交通也成为了将路人绑架到游行之中的手段,并且颇有愈演愈烈之势。工会之所以采取如此激烈的手段抵制,一方面是出于其维护劳动者权益这一与生俱来的使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体现其存在的价值。

  然而,看似维护劳动者权益的举动,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了维护某些特定群体的既得利益。而维护少部分人的既得利益竟也能得到大部分人的支持,这种怪像究其原因,无外乎是出于法国的一种传统:今天你罢工,明天也许轮到我罢工,或者轮到我上街游行,始终站在发出反对声音的人一边,才能期望在日后能够得到相应的支持。然而,不论是抗议还是抵制,始终是无法解决法国当前社会、经济上存在的问题。不可否认,在为劳动者争取利益这一点上,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工会的确做出了贡献,然而到了今天,法国的工会愈来愈演变成社会发展的“搅屎棍”。

  马克龙在竞选之时,就已经承诺过要进行一系列改革,法国媒体也有惯例列出总统任期之内做到了多少自己在竞选时的承诺。并且,据法国媒体称,2018年,法国将会再一次对于现行的退休制度进行改革。从这一点来看,马克龙无疑会面临更大的挑战。按照惯例,在一个暑假之后,马克龙的支持率已经下降到40%左右了(第五共和国几乎所有总统在经过上任的第一个7-8月份之后,民意支持率都会下降),而9月底10月初又是法国传统上罢工和示威游行的时候。面对自己主张的《劳动法》改革,马克龙及其政府是否能够坚持得住?政府提出的法案,在政治上是正确的,当程序上也正确时,面对民众的坚决反对声,政府会在多大程度上做出让步?马克龙会如何证明他通过改革带着法国“前进”的决心?我们还需拭目以待。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讲师)

责任编辑:桂强

网站地图

标签:

国际在线官方微信

国际在线趣新闻

返回顶端
本站友情链接: 丰云娱乐平台 k彩娱乐平台 财富娱乐平台 如意娱乐平台 金亚洲平台 BA娱乐平台 仲博娱乐平台 四季彩平台 恒彩平台 99彩票 新火巅峰 极彩平台 无限娱乐 a7娱乐平台 大有彩票平台 彩吧娱乐平台 v6娱乐平台 华逸娱乐平台 吉祥博平台 k3娱乐平台 轩彩娱乐平台 k5娱乐平台 众鑫娱乐平台 华逸娱乐平台 大有彩票平台 大有彩票平台 华逸娱乐平台 大有时时彩娱乐平台 大有平台老虎机 大有平台 大有彩票平台 华逸娱乐 大有彩票平台 大有彩票平台 大有彩票平台 华逸彩票平台 大有彩票平台 华逸娱乐平台 大有彩票平台 华逸娱乐平台 玩家时代ptbet 乐美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