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上门按摩

安徽师大现“两个人的毕业照” 走红后当事人这么说

2018-05-25 02:36:00来源:同城大保健

安徽师大现“两个人的毕业照” 走红后当事人这么说
发布时间:2018-05-24 15:38 星期四
来源:北京青年报

安徽师大呈现“两个人的毕业照”

两名男生大四从军“圆梦” 原专业已中止招生 退伍后两人成为此专业最后一个班集体

原专业已中止招生 退伍后两人成为此专业最后一个班集体

一张安徽师范大学的学生毕业照,连日来在网上走红。毕业照中,身穿学士服的学生只需两个,他们坐在前排凳子上,身后站着11个教员。这两名学生是安徽师范大学2012级本科生,大四那年从军入伍,两年后退伍归来,但他们的专业曾经暂停招生了,原来的班级早已毕业,于是才呈现了“只需两个人的班级”和“只需两个人的毕业照”。

照片中的主人公之一金国兵通知北京青年报记者,让他们两人作为一个班集体拍摄毕业照,并让他们坐在教员前面,这是学院教员对他们的关怀和注重,也让他们感到暖和。

事情

“两个人的毕业照”走红

近日,一张“特殊”的高校毕业照片引发关注。和普通的毕业照不同,这张照片中的学生与教员人数对比“悬殊”,两名身着学士服、头戴学士帽的男学生,端坐在第一排,他们身后,站着11名教员。照片曝光后被大家戏称为“两个人的毕业照”,也引发众多网友对两人阅历的兴味。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张照片拍摄于今年5月21日,两名学生是安徽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2级文化产业管理专业的毕业生。5月22日,安徽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学生会发布音讯称,照片中的两名学生名叫张欢、金国兵,他们原本应该在2016年毕业,之所以“延期”至今,是由于他们在大四那年(2015年)选择从军入伍,“往常退伍归来,之前班级的专业曾经暂停招生,于是,有了两个人的班级”,以及这张“两个人的毕业照”。

细节

11位教员一同拍照

不少网友评价,照片中“学生坐在前面,教员们站在后面”的方式“很新奇”,两人的阅历也让人觉得“不容易”。5月23日,北青报记者联络到两名学生的辅导员马星宇。马教员说,2014年开端,两名学生就读的文化产业管理专业暂停招生,“所以除了他俩,今年没有这个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但思索到两人的感受,拍摄毕业照之前,马教员通知两人,打算单独让他们和教员们合影。

“5月21日是学校毕业生体检的日子,人比较齐,所以就定在那天拍毕业照。”马教员回想说,学生拍照的时间从当天中午11点开端,至12点15分左右终了,“快12点的时分,招呼了他们俩来拍照。拍照的时分,学院指导思索到他们俩是从军入伍的学生,加上只需两个人,就提出来让学生坐在前面,院指导和咱们教员站在后面。拍完照,他们俩也跟我说过,觉得能作为一个专业的学生集体拍毕业照感到‘很开心’。”

讲述

一人考上研讨生 一人考取公务员

马教员对北青报记者表示,2017年9月,张欢和金国兵退伍归来,他开端做他们俩的辅导员。“平常会跟他们经过私底下吃饭、一同去钓小龙虾这样的活动,去了解他们在生活和学业上的难题。”

马教员说,和自己带的其他学生相比,张欢和金国兵的目的认识很强,“2017年9月重新回到学校,两个人就打算好了,一个人要考研,另一个人要考公务员,到12月参与考试时,他们足足准备了3个月时间。看他们准备时的状态,也让人很放心,一些临考前的压力,他们也能自己调理和化解。”

马教员透露,往常张欢跨学科、跨专业考取了东南大学的硕士研讨生,金国兵也考取了家乡安庆的公务员,“两人对自己未来的打算都很不错,这跟他们两年当兵的阅历,以及个人的坚持是分不开的。”

对话

金国兵:咱们两人是一个班集体

“两个人的毕业照”走红后,照片中的主人公之一金国兵通知北青报记者,拍照之前,院指导暂时提议要跟他们“换位置”,让他们坐在前面,教员们站在后面,这让他和张欢感遭到学院对他们的关怀和注重。

拍摄前学院指导提议“换位置”

北青报:拍摄毕业照之前,知道会单独和教员们拍吗?

金国兵:嗯,辅导员提早通知咱们了。一开端咱们也没有想太多,毕竟咱们专业的学生2016年就毕业了,加上暂停招生,咱们也想到了应该只需咱们俩一同拍。但是看到其他专业来拍照的学生人很多、很繁华,实话说,心里还是有点儿失落的。

北青报:拍摄当时是什么状况?

金国兵:拍照之前,我和张欢咱们俩提早站到后排的架子上,前面是给教员们准备的板凳。但是,院长和教员们过来时就说,让咱们坐到前面的板凳上,他们站在后面。咱们俩当时有点激动。咱们身后的11名教员里,有两位是咱们的辅导员,有3位是咱们之前的授课教员,其他人是咱们的学院指导。我觉得这是教员们对咱们的关怀,也是拿咱们俩当做了一个班集体。

北青报:这张“两个人的毕业照”在网上走红,你有什么感受?

金国兵:没觉得自己走红了,但身边不少朋友和室友都看到了咱们的毕业照片,就像大家说的,一方面,教员站在咱们后面这种方式比较新奇,另一方面,咱们自己也觉得挺感动的。

当兵两年圆了“不时以来的幻想”

北青报:2015年你读大四的时分,为什么选择从军入伍?

金国兵:大三的时分,咱们就修完学分,终了学业。基本上大四一整年,都会去准备专业实习和毕业论文。这时分辅导员通知咱们,有针对大学生的征兵活动。我是男孩子,当兵不时以来都是我的幻想,所以就从军了。

北青报:有人反对吗?

金国兵:有一些人说我曾经22岁了,年岁也不小了,还去从军?他们会提出一些质疑。但我家里人,特别是我父亲,十分支持我。

北青报:你怎样评价自己从军入伍这两年?

金国兵:我是在浙江的一处海岛上从军的,做陆军炮兵。当兵这两年十分值得,也是我人生中丰厚的阅历,既锻炼了我自己的身体,也磨炼了我的意志,还收获了战友的友谊,包括我在部队里取得的荣誉,都是难得的人生阅历。

“一同同过窗,一同扛过枪”

北青报:你们的辅导员评价说,你们的“目的认识很激烈”。

金国兵:这算是在部队里磨炼出的习气吧,回到学校之后,思索到就业压力还是很大,我和张欢就开端准备考公务员和考研。咱们在部队里时间观念很强,个人习气也比较好,努力准备之后,往常结果还算是比较称心的。

北青报:从“两个人的专业”到“两个人的毕业照”,你和张欢怎样看这段阅历。

金国兵:其实咱们俩都挺感动的。回到学校以后,原专业就剩下咱们两个人,但是学校不时把咱们作为一个班集体看待,包括前几天通知咱们开毕业班会,都是辅导员通知到咱们两个人,而不是让咱们跟别的专业学生一同开。从军之前,我和张欢的关系就很好,往常有了“一同同过窗,一同扛过枪”的阅历,咱们俩之间的友谊更深沉,也更宝贵了。

本组文/本报记者 张雅

义务编辑:刘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