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上门按摩

“二孩”之困:累觉不“生”?

2018-09-09 03:29:00来源:同城大保健

“二孩”之困:累觉不“生”?
发布时间:2018-09-07 15:07 星期五
来源:半月谈网

要不要生二胎?

你是不是也在思索这个问题?先不要急着回答,能够做个小型社会调查:问问你在大城市的亲戚、老家的亲戚,看看他们曾经生了几个孩子,想要生几个孩子。再跟比他们年长的一辈对比一下,看看大家的意愿生育子女数有什么变化。

想生娃的人肯定不少,但可能没有过去那么多了。

来看一组数据:今年初,国度统计局披露了去年我国“全面二孩”政策实行状况:2017年中国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比上一年减少63万,降幅为3.5%。其中,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抵达51.2%,比2016年进步了11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全面二孩”政策放开以来,固然未改动出生人口降落的态势,但之前的堆积生育正在被释放,二孩出生数占比首超50%。

事实上,自2015年10月国度宣布实施“全面二孩”政策近3年来,我国总和生育率仅从之前的1.6增加到2017年的1.7,依然低于更替生育水平(更替率)。

这里说的更替率,主要是指一对夫妇平均要生几孩子,才干保证子女一代的人口数量和父母一代的人口数量持平。最简单地讲,一对夫妇是两个人,要生两个孩子,才干保证人口总数不会降落,这样生育率的更替水平大约在2左右。

20世纪70年代,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大约在2.2和2.8之间,也就是说,每个育龄妇女平均生2.2到2.8个孩子。依照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到了2010年,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只需1.18。其中上海户籍人口的生育率只需0.7,即每对夫妇只生0.7个小孩,为全球最低水平。到了2015年,依据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的数据,中国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047。最近的数据咱们也看到了,并不算悲观。

有位专家做了个小样本调查,据她推断,目前,一些二线城市中有二胎生育意愿的不到1/3,转化为实践生育行为的就更少;城市周围郊县乡村的生育意愿正在向城市靠拢;远离城市乡村的生育意愿略高一点,但是有了儿子,就不愿意再生的也很多。

为什么政策放开了,反而不愿意再生娃了?

假如你去问一些年轻妈妈,她们可能会回复你四个字——累觉不“生”,意义是“很累,觉得自己不会再生了”。

这里的“累”首先来自生育自身,由于生育本钱变高、生活压力变大,部分育龄人群不敢随意生育二孩。网传十大城市的养娃本钱,从出生到上大学,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一线城市养娃本钱达200万元以上。这个数字虽无法考证,但之前咱们用本钱-收益剖析比对过(详见《半月谈内部版》2018年第6期《养娃是一门生意?》),大致可知往常养娃是越来越不划算,养娃从过去的“投资品”变成了“朴素品”。

更不要说还有“高房价”要素,已有多项研讨报告证明,房价和生育率之间存在极强的负相关关系——房价越高,生育率越低。香港妇联于今年上半年电话访问了813名20至49岁的香港居民,其中表示愿意生育的受访者只占总数的47%,创10年来新低。调查显现,在降低市民生育意愿的要素中,最多的受访者选择了房屋。

除了生育本钱,还有机遇本钱。随着女性的社会位置进步,以及女性自我认识和追求的不时提升,她们对生育付出的本钱和代价会更为敏感,她们会纠结于是“生”还是“升”,她们开端考量生育可能带来抑郁、身体变化等对身体的影响。她们作为母亲抚育一个孩子的机遇本钱越来越高。

一位女性设计师朋友说,在她的公司里,每个人要担任大量工作,早下班回家照顾孩子简直是不可能的。这位女性设计师不时拖到41岁才开端思索要孩子,以至想一次性要两个孩子,但这个时分就必需得借助医疗伎俩了。

国度统计局摸底调查“全面二孩”政策实施效果发现,今年上半年,国内多地人口出生率呈现降落态势,除高房价、高生育本钱要素外,调查结果还以为,人们的生育观念发作变化,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亦是其中缘由。

诺贝尔经济学奖取得者加里·贝克尔提出过一个关于哺育孩子的数量-质量替代假说。加里·贝克尔以为,孩子具有耐用消费品的性质,它的数量收入弹性比质量收入弹性小。这就好比,你想买车,当你收入进步的时分,你是想多买几辆奥拓,还是想入手一台奥迪?假如你更偏好质量,很可能会思索买一台更好的车,而不是更多的低价车。同样,随着收入的进步,咱们更希望进步孩子的质量,即增加对孩子教育、安康等方面的投入,而非增加孩子的数量。咱们想要一个有出息的好孩子,而不是一堆不争气的熊孩子。

从个体选择来看这是理性的,但个体理性不会自动地招致集体理性。关于单个家庭来讲,随着经济展开水平的进步,减少哺育孩子的数量,是理性的选择。但假如每一个家庭都这样去做,整个社会的人口就会呈现负增长,老龄化担负会更重,各种社会矛盾会愈加突出。

依据分离国的预测报告,若坚持生育水平缺乏1.5的状况,100年后中国的人口将降至5亿,15岁以下人口比例将缺乏10%,65岁以上的人口将超越40%。还有更为悲观的预测,携程开创人梁建章与人口学者李建新、黄文政在他们合著的《中国人能够多生》里以为,到2030年,中国的生育率会降到1.2左右,与日本和韩国同等展开水平时的生育水平相当。而他们最悲观的预测是,中国未来的生育率最坏可能只需1.03。那么,这将是一场庞大的灾难。

很多人以为是计划生育政策招致中国度庭生育率降落,这似乎不太公平。事实上,有经济学家做过预算,即便没有独生子女政策,中国的生育率也会降到1.5左右;中国的人口范围会在21世纪的某个时点抵达峰值,然后就会降落。

中等以上兴隆国度的阅历证明:随着经济展开水平进步,一个社会的生育率会逐步降落。欧洲国度的生育率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就曾经堕入了低水平圈套。亚洲国度阅历了高速经济增长之后,生育率的降落愈加迅猛,日本和韩国都属于生育率最低的国度。中国也不例外。

于是,越来越多的学者开端呼吁,中国应该鼓舞生育,而不只是允许生二胎,他们呼吁实行多生补助、带薪产假等鼓舞生育政策。

生娃既是家事,也是国事。为了缓解累觉不“生”,我大开脑洞地想象一下,未来生娃会不会成为一种“产业”呢?若果真如此,你是“生”还是“不生”呢?(作者:潘晔)

义务编辑:刘艳
相关新闻